水兮兮兮兮兮

我说话后面加w是口癖!!不是“哈哈哈”的意思啊!!!加“【”同理!

【冬巡】~ A R R O W ~


码好了!夸我!【bushi
大概掺杂着一点点自己对于冬巡的一些想法…
@飘飘飘飘飘飘飘飘飘飘飘飘上月球,不死之烟!(meiyou)  厚不要脸艾特,你点的冬巡【滑稽
正文往下↓



三百岁的法斯法菲莱特在那年的寒冷冬天遇见了安特库琪赛特。此前他从未与安特库深交,只知安特库活在冬季,用坚硬高跟和黑色长刀保证宝石们沉沉睡去。冬天法斯翻来覆去不能入眠,于是成了冬天的第二个使者,埋下了罪孽的种子。
安特库是名好老师。他教会法斯割流冰铲积雪保护大家睡觉,可法斯是个坏学生。他被浮冰诱惑,丢了双臂,薄荷色的孩子就又有一部分不完整了。安特库给法斯装上合金,那种颜色在太阳下闪闪发光。就在这个时间,远古生物的世界里又有人出生,又有人死去了。
法斯在那之后的漫长时光里经常如此想:如果我没有掉进去的话,如果合金把他裹进去的话,如果伸出双手而不是掷出剑的话。然而这并不能挽救安特库。奶白色的箭矢自高空射下,穿过安特库脆弱的脖颈。受到冲击后,本就支离破碎的身体全部裂开,纷纷散落在雪地上。
“为了不让老师感到寂寞,冬天就…拜托你了。”
那究竟是他的遗言还是幻想出来的事物?如果是后者的话,未必也太可怜了吧。
所以法斯记着。他有记着的。
但是由于某些原因……。
“为了不让老师感到寂寞,去砸烂他吧!”
是发自内心的笑吗?不是吧。

法斯与安特库从不喊对方全名,太琐碎。
直到相见的最后一刻也没有。

法斯法菲莱特

[安特库琪赛特]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无人知道,出发前,他对那只冰冷的脚道:“安特库,我要到月亮上去了。”
但所有人都知道,安特库琪赛特注定从此与法斯法菲莱特无缘啦。

评论(4)

热度(23)